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随着“一带一路”的深入推进,高等职业教育也步入新阶段。高职教育的内涵发展需秉持“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理念,探索产教协同“走出去”的新路径。
  我国高职教育“走出去”的实践已初具规模。2017年高职院校年度质量报告显示,开展“走出去”实践的高职院校数量已达500余所。其中,有师生服务“走出去”企业境外指导和实习的院校分别达162所和187所。院校接受全日制境外留学生7000余人,各类短期境外人员培训逾38万人日,开发境外认可的行业或专业教学标准达283个。不少职业院校在国外设立的“鲁班工坊”等海外办学机构,也产生了广泛的国际影响。然而也要看到,由于标准体系的不够完善,“走出去”实践还较为零散,难以形成品牌效应。
  完善的标准体系,既是高职教育内涵发展的重要途径,也是提升“走出去”质量的重要保障。高职院校必须凝练实践经验,对接国际规范,才能打造出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高职教育品牌。
  遵循职业教育规律,完善高职教育“走出去”的政策设计。高职院校应及时关注国际企业的新技术、新工艺、新规范,通过校企合作、跨境跨界合作等路径,对接用人标准和职业岗位群需求,开发具有中国特色、符合产业发展需求的高职教育标准体系。
  扎实推进高职院校“走出去”优质项目试点。当前,需积极推进分类试点,加强项目实践的政府统筹和经验总结,为标准体系建设积累“走出去”实践经验。从人才培养、产教协同、服务贡献等方面遴选相对成熟、境外认可度高的标准,形成不同实践项目类型的“样板工程”,并加以推广。
  加快与发展中国家的学历关联互认。要在完善我国职业教育资格框架的基础之上,加快双边或多边国际间学历的关联互认,增进国际社会对我国高职教育的了解,使境外学员在接受本国教育与接受我国高职教育之间实现畅通衔接和等值转换。
  加强高职教育“走出去”智库建设。“走出去”标准体系的构建不仅需要优质实践项目与个案研究,更需要对对象国经济社会现状、职业教育情况进行研究,为完善高职教育标准体系提供充分、客观的素材和依据。
  高职教育“走出去”的新时代蓝图已绘就,高职院校更要奋力前行,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民心相通架设桥梁,为世界职教发展贡献中国智慧。

相关信息
 
· 2019-12-02
· 2019-09-25
· 2019-05-28
· 2018-10-10
· 2018-06-26
· 2018-05-18
· 2018-05-17
· 2018-05-10
· 2018-04-24
· 2018-03-06
· 2017-12-27
· 2017-12-25
· 2017-11-22
· 2017-11-02
· 2017-09-22
· 2017-09-18
· 2017-09-06
· 2017-04-13
· 2017-02-17
· 2016-11-15
  最新更新
· 2020年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中心分中心工作研讨会召开
· 国家开放大学荣获2020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突出贡献奖
· 成都广播电视大学“共享学习联盟区块链”项目参展2020成都创交会
· “智富课堂”进乡村——大凉山彝乡里的推普脱贫攻坚战
· 学思政课标 促思政教育
· 关于举办2020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教学能力比赛的通知
· 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中心设立数字化学习资源“尤里卡”奖
· 关于举办首届数字化学习资源“尤里卡”奖的通知
· 全球教育如何跨越数字鸿沟
· 主动应对教育人工智能伦理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