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漫画:CFP供图

 

  就业率连续3年增长;自主创业者比例多于本科生;毕业后3年收入倍增……7月16日,高等教育“半壁江山”的高等职业教育第二次向社会展示其美好的一面。据悉,此次报告由全国高职高专校长联席会议委托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和麦可思研究院组织专家撰写。

  当天,2013中国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发布,报告的主要撰写人之一、上海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马树超教授用“十八大看点”总结今年的报告,这些“看点”折射出我国高等职业教育的喜和忧。

  喜:高职生就业创业收入比例提高

  就业率仅次于“985高校”:这个信息在报告中再次被提及,699万高校毕业生中,高职院校就业率仅次于“985”高校,力压“211”院校。报告显示:2012届高等职业学校毕业生半年后的就业率为90.4%,比2011届上升0.8个百分点,并且从2009年开始,高职学校毕业生就业率连续3年上升。其中,有56%的高职毕业生3年内发生过职位晋升,略高于本科毕业生职位晋升的比例(52%)。

  收入倍增:作为城乡高技能劳动力的新增力量,高职生整体上在毕业三年后就实现了收入倍增。2012年,被调查的2009届高等职业学校学生月收入为4160元,比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增加2270元,涨幅为120%。

  自主创业比例增长两倍以上:被调查的2009届高等职业学院毕业生中,毕业3年后自主创业的比例为5.3%,比毕业半年后自主创业的比例增加了2.3倍。本科毕业生该比例增长倍数为2.0倍。

  被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过的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2011届毕业生丁仕源是“中国90后创业最年轻的富豪,现在执掌的活动策划企业,让他拥有1200万元的财富。”丁仕源说:“感谢母校给我提供了一个良好的创业平台,可以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桂林福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柳州职业技术学院联合举办3期共450人的订单班培养,至2012年有30%毕业生已成为该公司的骨干力量,其中1人升任厂长,4人担任副厂长,1人担任质检部副站长。公司人力资源部经理评价:“柳州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学生会做人,能做事,踏踏实实学习,认认真真钻研,表现出良好的职业素养和扎实的专业基础。”

  同时,报告显示,有83%的2012届高职毕业生表示对母校满意,比2011届上升3个百分点。针对学校改革发展的情况,调查的结果显示出5个特点:院校布局向县域腹地延伸;围绕产业发展调整专业结构;校企合作育人逐步走向深化;质量保障机制强调多方参与;教师队伍结构有所改善;国际合作办学拓展新领域。

  面对当前国内经济增幅放缓、企业生存困难、大学生就业形势严峻的挑战,高职教育交出了一份较为满意的答卷。

  由此,四川省德阳市市长陈新有指出:“如果没有各类职业院校培养的成千上万的技能型人才,德阳的工业经济,特别是重装基地建设不可能取得这么好的发展。”四川省绵阳市市长林书成表示,如果高职院校能够以一个专业带动地方一个支柱产业,出多少钱政府都可以支持。

  忧:内外的竞争压力

  报告显示,2012年全国1297所高职院校,设置在地级市及以下地区的超过630所。此外,还有近200所高职院校在县里办学,150多所高职院校办在工业园区和开发区、科技园区,布局上比较适应区域经济社会尤其是三线城市和县域经济发展需要。

  然而,在记者采访中,许多中西部三线城市没有成型的经济布局,无法走“服务地方经济”的办学模式,这些地方的高职毕业生更多流向东部沿海城市,加入打工队伍行列。

  “没办法,我们的办学模式无法进行校企结合,因为当地没有像样的企业;我们也只有‘黑板上开汽车’,因为当地财政没有一分钱的投入。”中部省份的一所地方高职院校负责人诉苦说,“其实,据我了解,大部分地方高职院校都面临像我们这样的现状。”

  报告显示,投入不足影响了高职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在高职学校教育经费来源中,虽然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比重自2010年首次超过学杂费后,2012年进一步上升到了54.0%。但是,与普通本科教育相比,各地政府对高职教育经费投入仍明显偏低。从全国水平看,地方普通高职高专学校的生均公共财政预算教育经费支出只有普通本科学校的56%,有15个省区低于这一水平,上海、青海、天津、贵州、甘肃、宁夏、湖南、安徽等地甚至低于50%。

  多数地区还未制定高职院校生均经费拨款标准,生均预算内拨款水平与本地区同等类型普通本科院校有较大差距,因此,高职学生的学杂费负担仍然较重,规模扩张成为部分高职院校维持生计之道,影响了高职教育人才培养质量。

  除了投入不足外,近几年,生源危机是高职院校无法逃避的话题,很多以生源养校的高职院校无以为继;由于就业的压力,很多地方应用型本科院校决定走职业教育的办学模式,“不可替代”的高职学校将会面临可替代的境地;生源危机使得招生来源多样化,高职院校如何满足学生多元化的需求;特别是,在中国,本科以上毕业的属于“劳心者”,高职以下的属于“劳力者”,蓝领可能收入不低,却被整个社会歧视。

  这些内外交困的问题使得高职教育发展遇到很大阻碍。“我们职教人一定要清醒,不能被表面的数字所迷惑。就业质量如何、专业对口率高低、学生的后发优势有多大,这些都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贵州铜仁学院院长侯长林在面对记者采访时,发出这样的警示。

  思:呼吁多方支持,寻找改革出路

  报告用多个“期待”,呼吁各级政府加大高职投入和转变职能——

  期待各级政府建立高职院校生均经费拨款标准,提高拨款水平,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学生合理分担、社会资助等多渠道投入机制,改变高职院校主要依赖学费求生存的办学现状。

  应激发学校办学活力。高职院校办学自主权仍然没有落实,政府直接插手高职院校具体事务的现象依然存在,一些地方政府同时扮演着高校举办者、管理者和办学者的多重角色,影响了高职院校办学效率,挫伤了办学积极性。

  期待各级政府转变职能,落实办学自主权,把中层干部任免、教师招考、职务评聘、机构设置、专业设置等权限交给学校,形成政府依法管理学校、学校依法自主办学的格局,激发高职教育办学活力。

  期待高职招生制度的改革。“招生难对我们这样的农业学校尤其突出,我们在村庄里办学,条件相对较差。”黑龙江农业经济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孙绍年说:“目前的招生制度不能满足涉农专业学校的招生需求。就应该一张答卷考察学生是否愿意来学校读书,回答‘是’就招进来,回答‘否’就放弃。”

  孙绍年进一步解释说,高中、初中毕业生不愿意读完3年书后回去搞农业,我们的招生对象应该是那些正在干活的青壮年农民、是国家所号召培养的新兴职业农民。“但是,现在他们不能纳入招生对象,因此我们的招生对象范围要扩大。”

  孙绍年的呼吁得到了响应。近日教育部出台的《关于积极推进高等职业教育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在高职招生制度上进行了很大改革,意见指出,将逐步与普通高校本科考试分离,重点探索“知识+技能”的考试评价办法,为学生接受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样化入学形式。

  意见指出了高职招生的几条途径:普通高考、单独招生、对口单招、注册入学、技能大赛免试入学等多种形式。教育部相关文件还指出,今年将加大非高考生入学高职的比例。

  “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推动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这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赋予高职教育的新使命,也是中国特色新型工业化、信息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建设赋予高职教育的新任务。”马树超说,高职院校应对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坚定信心、坚定信念。记者 梁国胜 实习生 王伟


  相关阅读:高职就业“风景独好”的背后隐忧

 

  目前,不少大学生面临就业难,但一些高职学校毕业生却受到市场青睐,“风景这边独好”,就业率持续走高。记者调查发现,高职学校就业“热”的背后,职业教育也面临困境。

  “读高职感觉低人一等”

  太原市的赵女士最近有些上火,孩子高考322分的成绩让她伤透脑筋,“最头疼的是该让孩子上什么学校”。山西理科二本线440分,三本分数线还未出来。“能上三本就上三本,不行就复读。”赵女士说。记者说高职毕业生就业情况不错时,赵女士表示,从未考虑过让孩子上高职学校。

  7月16日发布的《2013中国高等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年度报告》称,2012届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为90.4%,近三年来,我国高职生就业率稳中有升。然而,许多家长认为,“读个普通本科院校,起码是个大学生”。他们不愿意让孩子选择就读高职院校。“大家读的都是大学,读个高职感觉低人一等”,来自长治的一名高中生说出了自己的话。

  山西某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认识导致考生数量下降。为了解决招生问题,去年学校将录取线降到最低控制线,依然“门庭冷落鞍马稀”。近年就业率保持在95%以上山西药科职业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王宝平说,“我们学校生源火爆,但是希望更多的优质高分生源”。

  高职生遭遇“高门槛”

  虽然就业率“漂亮”,但高职生仍难进入一些用人单位设置的“高门槛”。山西药科职业技术学院院长李华荣介绍,药检部门的一些事业人员,报名门槛就明确本科以上学历,对高职毕业生来讲,这是一道“铁门槛”。而这些岗位的业务活动,高职生完全能胜任。

  苏州天智教育培训中心的人力资源部经理李媛媛说,他们原则上只接收本科以上学历。“作为民营企业,其实并不看重学历,还是看能力。”他们单位招聘的高职生有的工作两年就晋升为高薪项目经理。李媛媛说,“如果去竞争一个项目,一个单位说有五个研究生负责这个项目,另外一个单位说有五个高职生,也许他们能力并不差,但很难有说服力,这就是提高门槛的一个重要原因”。

  李荣华认为,高职学校能培养动手能力强、上手快的专业技术人才,如果因为学历限制而得不到机会,对他们是不公平的。

  职业教育“仍处弱势”

  作为教育部食品药品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的委员,李华荣一直在关注职业教育。“高职教育一直存在结构比例需要调整的问题”。

  本专科比例、专业结构比例都存在着一些问题。李华荣说,中考将学生分流后,普通高中教育和中等职业教育的比例约为1:1,但是高等职业教育比例却没有相应提高,造成了一些中职学生上升通道不畅通。同时,一些高职学校专业设置不合理,专业特色不鲜明。“同专业培养过多,同质化严重。”

  高职教育面临的另外一个问题是投入不足,与普通高校教育相比,高职教育从社会和相关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得到的补贴、投入有限。“一些高职院校是从中专升起来的,自身投入不够,造成了硬件差距较大。”李华荣说,“软件上来讲,学校需要的高技能人才多在企业,而编制和职业资格证件等限制了优秀人才的逆流。”

  “选择高职学校,更多依赖于成绩而非个人兴趣和主观意愿,异化为失败者被淘汰、被边缘的无奈选择,高职教育在社会面临诸多尴尬”。山西社科院学习科学与家庭教育研究中心主任赵雨林说,有关部门应该出台更多平等的政策,给予优秀高职毕业人才进修、培训、深造、成长的机会。“高职教育的发达程度,标志着国家工业化程度。”(新华社记者吕晓宇、孙亮全)

相关信息
 
· 2013-07-22
  最新更新
· 2020年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中心分中心工作研讨会召开
· 国家开放大学荣获2020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突出贡献奖
· 成都广播电视大学“共享学习联盟区块链”项目参展2020成都创交会
· “智富课堂”进乡村——大凉山彝乡里的推普脱贫攻坚战
· 学思政课标 促思政教育
· 关于举办2020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教学能力比赛的通知
· 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中心设立数字化学习资源“尤里卡”奖
· 关于举办首届数字化学习资源“尤里卡”奖的通知
· 全球教育如何跨越数字鸿沟
· 主动应对教育人工智能伦理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