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

      近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打破了我们的日常生活节奏,针对疫情对学校教学工作造成的影响,我国教育部发出延迟开学、提供网上教学的通知,旨在通过新技术解决特殊时期的教学问题。“停课不停学”的确是这一时期对教育技术应用的挑战和检验。我们该如何辩证地看待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又该如何反思技术对于教育教学形成的冲击?法国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具体做法或许能带给我们启示。

政策演进

信息技术VS学校教育

为确保自主信息工业国家的地位,法国政府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制定了计算机发展规划。从上世纪80年代起,信息技术被引入学校教育。1985年,法国教育部在学校推广“人人学习计算机”计划;1995年又推出多媒体教学发展计划,鼓励从幼儿园到大学都开展多媒体教学;1997年法国政府提出“信息社会的政府行动”(PAGSI),其中教育系统承担着两项重要责任,一是让每个青年从学校毕业时都能够掌握未来个人职业和生活所需要的信息通信技术,二是利用丰富的多媒体资源开展教学;2002年,法国“信息技术战略委员会”发表《学校与信息社会》报告,2003年起在高校推广“数字校园”,鼓励远程教育,2005年将信息素养写入法国基础教育核心素养内容。进入21世纪,法国教育部致力于建立“基于信任的学校”,将信息化发展作为重要手段和目标。从政策演进可以看出,信息化发展既是教育改革的手段,也是教育发展的目标之一。

近些年,随着大数据应用及人工智能化水平的提高,法国政府日益重视数字创新能力的建设。2018年,法国政府提出建设人工智能强国,法国教育部也适时发布了“数字化战略”。新的战略较之前措施有一些新的特点:

严格保护教育数据。法国教育部门掌握着丰富的教育数据,涉及教学、生活的方方面面,从师生个人信息到学生评价结果等。今天超运算和人工智能的技术进步能够帮助我们更好地利用教育数据,了解学习轨迹,但前提就是要严格地保护数据,特别是学生、家长以及教职员工的个人信息。在20186月发布的《欧洲个人数据保护条例》框架下,法国教育部专门成立了“数据保护工作组”和“数据伦理及专业委员会”,为地方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提供咨询并进行相关工作的监督。

充分利用教育数据。1986年,法国就成立了“教育预测与评估司”(DEP),持续开展对全国教育数据的监测并发布报告。教育数据可以让多方受益。学生可以更好地了解自己学习中的优劣势,获取个性化的辅导或建议;教师可以利用技术简化一部分工作,同时投入差异化教学;教育研究者则可以深入研究学习科学;而对于教育决策者来说,则可以借助收集的数据和统计结果开展政策评价与预测工作。2019年,法国教育部新设“专项工作高级顾问委员会”,旨在更好地使用、传递和挖掘数据资源。

服务高效教学。发掘数据的价值、寻找发展创新性解决方案是法国“投资未来计划”的宗旨之一。在法国,新的技术被鼓励用于教学,比如2019年底在英语教学中使用了“语音助手”的人工智能技术用于辅助外语口语学习。而运动手环的推广也代表了物联网技术在教学环境中的使用。法国教育部还在“教育优先区”尝试推广模拟现实(增强现实、虚拟现实)技术,特别是针对残障儿童和特殊需求人群的教育。

加强资源库建设。法国教育部组织专家和机构以专项工作的形式开发各类资源数据库,比如2017年在初中推行了一项“在校完成作业”计划,旨在消除由于家庭因素差异造成的教育资源不均。学生可以自愿选择放学后接受免费的个性化辅导,完成家庭作业。为了配合这项计划,20191月起,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CNED)开发了“数字化小助手”,取名为“儒尔”(Jules),为学生提供实时问答。同时,法国教育部还鼓励企业参与资源开发,增强资源的实用性,比如20193月投入使用的职业技术教育平台“Etincel”就是法国政府与企业联合研发的。

形成合力,增进共识。学校是社会信息化发展的重要抓手。法国通过增加“信息科学与技术”“数字化与信息科学”“编程”等课程让学生了解信息化应用的领域和重要性;积极开发教学平台,通过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方式加强对教师的信息化素养培训,为教师提供多元化的教学手段和资源;开发指导手册,让家长认识到信息化校园建设的重要性,指导家长如何引导学生参与信息化社会;通过信息化建设,逐渐实现家校沟通环节的无纸化,让家长轻松了解学生在校学习情况。

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

远程教育VS终身学习

法国教育具有中央集权的传统,因此在政策和实践上都表现出很强的国家主导性。从教育信息化平台管理,到数字资源库建设,中央政府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隶属于法国教育部,是欧洲和法语区国家最大的远程教育机构,在推动教育大众化、构建学习型社会等方面扮演着重要的角色。2019年,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与法国教育部签署发展协议,更名为“数字化学院”。

从课程资源上,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积极与当地的教育和培训机构开展合作,建立学分银行,比如里昂分院与里昂二大合作,将原汁原味的大学开设的教育学、培训管理与顾问、法语国家及地区研究等列入资源库;里尔分院则设立了一年制的公共行政管理硕士课程,在线完成课程就可以获得里尔大学颁发的学位。其次,课程内容紧跟社会发展需求,比如随着社会分工的细化,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面向医疗卫生专业的在校生开设了实践性较强的细分课程,帮助他们顺利拿到包括育儿师、医疗机构主管、医务助理、护士、放射医学技师、按摩师、正音科医师、视力矫正师、足疗师、精神康复训练师、医学实验技师等行业在内的从业资格证书。再其次,法国国家远程教育中心不断创新学习方式,融合线下材料、视频材料、在线互动、社会实践等多种途径,比如里尔分院的“谈判与客

户关系”课程引入3D教学,让学员可以在培训过程中开展模拟训练。

教育公平一直是法国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出发点。法国远程教育中心的课程以“服务社会”为宗旨,尽量满足“让任何年龄段的所有人都可以得到学习的机会”。远程教育中心将小学生和初中生分为普通学生、学习有困难的学生和身体有残障的学生,根据法国教育部教学大纲,设置了义务教育课程各科目的自学内容,旨在帮助学生夯实基础,加深理解,拓展知识面,并进行自测。而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还可以选择个性化学习,选择适合自己学习水平的教材教辅,规划学习计划、调整学习节奏。

深层反思

信息化发展VS教育本质

科学技术能否敦化风俗是法国启蒙运动时期就开展讨论的议题。今天技术发展的欢愉之下,教育到底走向何方仍然是法国学界争论的热点。

一方面,技术发展促进了教育信息化的不断深入,对于监测和评估学生个体学习情况,开展个性化教学,特别是服务于学习有困难或有特殊需求的学生具有非常积极的影响,能够推动教育公平和教育整体水平的提升;另一方面,现代社会飞速发展,社会对于人才需求的规格也发生了重要变化。数字化校园创设了数字化学习环境,信息化的学习社区,教育教学中也应该作出相应的变革,比如通过编程、游戏教学、机器人教学等提高低龄学生的兴趣和参与度,提高中学生数字科学的知识和动手能力等。

但我们也看到,即使大家对于技术有所期待,却没有在法国的政策话语中形成技术决定论,主要原因就是法国学界关于数字化的学习环境是否真的更有利于学习、教育信息化是否真的改变了学习方式等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从计算机到多媒体,从虚拟现实到人工智能,学习本身,也就是认知过程,并没有发生改变,改变的只是教学方式。提高学习质量,高效学习是今天教育界技术革命的终极目标。然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就需要充分分析学习模型,更充分地利用技术所提供的手段。因此,法国政府在政策上更关注教育技术对于学习轨迹的记录,并辅助以个性化的学习资源推送。

另外,既然学习本身并没有发生变化,技术的融合就要更加符合学生的认知特点和成长规律。教育信息资源的使用对于教师、学生和家长都需要有所引导、提供帮助、允许时间。技术的使用不是单纯地将线下课堂搬到线上而是从课程时长到内容编排、从课前准备到评价反馈都要结合线上授课的特点。特别是不同年龄段、不同特点的学生学习,其习惯和需求都有很大的差异,如何才能构建个性化学习、培养学生的学习自主性、不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等问题都需要得到充分考量。

最后,特别要谈的就是信息化社会中的伦理与安全问题。2015年法国教育部开发了“数字化校园建设中如何陪伴孩子”的家长指导手册,帮助家长了解数字化教育的重要性、国家的长远规划等;学习如何与学校通过技术手段加强沟通,追踪孩子的学习进展、掌握学校动态,同时监督孩子规范使用电子产品,控制使用时间和范围,过滤危险信息等。在通过技术构建学习社区的同时,法国也严格执行个人信息保护,关注网络伦理,多次出台措施整治网络暴力和信息泄露等问题。法国教育部相关部门也会与第三方签订法律合同规范其行为,同时也会为一些好的技术平台提供学校资源进行试运行,并收集数据和信息以便改进或推广。

当前疫情的发展态势给不少国家的治理和学校教育带来了挑战。社会投入巨大资源支持“停课不停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总结经验,反思问题、展开讨论,尊重教育规律和学习科学,才能真正实现技术与教育的完美融合,促进学习型社会的建设与发展。

相关信息
 
· 2020-03-13
  最新更新
· 教学诊改助推中职学校教学质量提升
· 从法国教育信息化思考技术挑战
· 切实办好网上思政课
· 5G+互联网重构职业教育生态
· 一堂特殊的思政大课
· 人社部等部门联合发布16个新职业
· 应对疫情,国家数字化学习资源中心在行动
· 防疫提素两不误“技能强国”平台十天培训141万职工
· 完善职业技术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统筹协调发展机制
· 北京举办深入贯彻落实《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座谈会